番外(3)宿命

到禅城之后,日程表安排得极满。而我居然把收购商超的事情列在了第一位,我想我大概是疯了。

看着她仓惶逃走的模样,我立刻想到了被猫肆意捉弄的老鼠。

据说,猫捉到老鼠之后并不会马上吃掉,而是会抓住、放掉,往返数次来享受掌控的愉悦。

我就像一只得意的猫。

那种她怎么逃也逃不出手掌心的感觉真的太好,直到……我看到她流出的鲜血,以及那个称她为“太太”的男人。

程锡朝。

我惊讶于自己竟然记得那个男人的名字,还把那男人视作眼中钉肉中刺。我知道自己的这种心态有个俗气的名字,叫做吃醋。

吃醋,多可笑。

居然为了一个用钱就能买到的女人而吃醋,我真是越活越回去了。

我想,我总得做点什么让自己好受些,比如……逼她回来求我。

让她屈服再容易不过,可我不想让她那么好过。

付青岚早就知道了她,只是碍于不想得罪我便假装不动神色。而我只需要小小地暗示,她便立即会意。

聪明的女人,确实不错。只可惜付青岚和付家心机太深,索求又太多,我并不想与他们再有过多的交集。

按照我的计划,接下来只需要毁掉程锡朝的公司,顺便提醒林浅秋这一切都是因她而起就可以了。

她,一定会回来求我,毫无疑问。

不过,我要把这个时间拉长一些,好让她知道背叛我的后果。

可惜,我还是算错了这个女人。

她居然已经如此迅速地怀了程锡朝的孩子。

我的愤怒已经不仅仅是吃醋可以形容的了,我甚至对女人这种生物憎恶至极。

与此同时,付青岚把我之前的暗示解读过度,付家竟然得寸进尺要求我立刻履行婚约。

结婚?

开什么玩笑!当我是木偶可以任你们随意摆弄吗?

领会到我的抗拒,莫家和付家同时向我发难,各种问题一团乱麻,竟然真的逼得我无暇他顾。

待我将事情稳定抽身出来,照片里的林浅秋已经微微挺起了肚腩。

一个怀了别的男人孩子的女人,一个用钱就能买到的女人,值得我花费心神么?

如果放在以往,我自然斩钉截铁地说不值得。

可我已经被冲昏了头脑。

我要得到她,哪怕得不到也要毁掉她。

过程如我所料的简单,她很快屈服。

她笨拙地躺在床上,满面倦容。

不知道怎么了,之前对她的憎恶瞬间一扫而光。

她的味道和原来有些许的不同,我却并不反感,甚至……无法控制自己。

我跟她说了许多从未跟别人说过的话,她安静地听,一双清澈的眼睛始终聚焦在我的身上。

不可否认,这种被她注视的感觉令我心旷神怡。

她似乎改变了一些,又仿佛什么都没有变。而我的心头却有莫名的情愫在暗暗发酵。她的一个眼神,一个细微的表情,分分秒秒熨帖着我的心。

在远离世事纷扰的禅城,我,莫牧勋,宣告沦陷。哪怕她还怀着别人的孩子。

我甚至想,如果当时没有放她走,或许我们现在也有了自己的孩子,也有了一个所谓的“家”。

在我仅存的关于“家”的记忆中,那是个心灵归宿一般的存在,林浅秋给了我这种归属感。

既然她给了我归属,那我自然投桃报李。因着她与孙家的机缘,我引她和孙超人再次见面,又拜托了孙阿姨收她为徒。好在孙阿姨早就对她另眼相待,满口应承了我的请求。

日子似乎渐渐好了起来,她不再露出对我的厌弃,更偶尔会主动下厨,并不是仅仅为了讨好我。

只可惜,这一切在我通知她回江城的瞬间,戛然而止。

重回江城,我能看出她的不情不愿,更能看出她对江城的畏惧。

其实,我和她一样。但,我不能不回,江城还有一堆烂摊子等着我去收拾。而她,必须和我一起。

彼时的江城,危机四伏。付家变本加厉,莫家的那几个老头子也蠢蠢欲动,再加上莫潇潇一次又一次地冲进我办公室胡闹,我真是恨不得抛下一切立刻离开。

可是,我不能,我还没有完成最后的部署。

万万没想到在这种情势之下,我的一时疏忽令她险些命丧付青岚和莫潇潇之手。

看着她被推进手术室,我突然发现自己大概真的要失去她了。

我可以从任何人手中把她抢过来,却唯独不能从死神手中将她拉回来。

无助,无力的感觉将我包围,原来,在死亡面前,我是如此渺小且微不足道。

我不是一个宿命论者,但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感情,谁又能说与宿命无关。

既然是她,那就是她吧。不说爱,也不谈情,只是一种归属,却对我来说无比的重要。

我不舍得她离开,我想把她永远留在身边。为此,我甘愿付出一切。

记忆中,父母之间举案齐眉、相濡以沫,他们对待感情坚定且义无反顾。所以,作为他们的儿子,我也毫无疑问地继承了他们关于感情的传统。

我跟老天爷说,如果让她回来,我会带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,一切重头再来。

老天爷大概真的听了我的祈求,虽然让她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,但终究还是放了她回来。

看着她苍白的脸色,以及那个她冒死生下来的丑丑的女婴,我觉得心里又酸又软。

我想,或许我和她真的可以一起养大这个孩子。虽然孩子的爸爸不是我,但孩子的妈妈是她……

她恨我,每次看到她恨我的样子,我就忍不住与她争吵,次数多了我便索性不再见她。可许久不见,仍是争吵。

她一直纠结于曾经的不堪,似乎那是她心头的一根拔不掉的刺。而我,也常常在争吵中她的“提醒”下回忆起过往的事。

最终,我们两个都疲惫不堪,直到她决定离开。

离开,她能去哪?!她还想去到一个没有我的地方吗?

不,决不能。

我只好再次向孙阿姨求助。虽然被孙阿姨指着鼻子骂了一通,但我心里仍然好过了不少。

孙阿姨跟我说,林浅秋是倔强的女人,吃了太多的苦,所以不容易放下心防。孙阿姨还说,林浅秋追求的是平等的感情,如果我一味地锁住她,最终只能美梦落空。

她和孩子们在孙家的那些日子里,我想了很多,也听到了很多。

听孙超人说她学小儿推拿学得极快,且心细认真;听王嫂说,她天天熬夜看文献,恨不得睡在书本里;也听孙阿姨说,让我低低头,早点接她回去。

是啊,很久了,我真的很久没有见过她了。

不过,我跟自己说,再等等吧,等她学成出师。这样,她就有了可以谋生的技能,以后再也不用为了钱低三下四的求人,包括……求我。

如果她真的像孙阿姨所说的那样需要平等的感情,我想,我可以帮她达成。

而且,我会像之前向老天爷承诺的那样,带着她,重新开始。

点击获取下一章